骰子

宽客的骰子吹牛皮必胜法

[dropcap]在[/dropcap]《金融界的大师与大话》中,我提到了《说谎者的扑克牌》中的一段华尔街往事:

华尔街的大佬们热爱玩一种名为“说谎者扑克牌”的游戏,根据手头钞票上的数字个数来下注,有些类似如今KTV中用骰子常玩的“吹牛皮”游戏,虽然需要统计知识,但更多靠的是虚张声势的本领。这个游戏能在华尔街盛行,其实已经反映了金融界的本质——忽悠和大话不能少。

最近在看《宽客》,一本关于华尔街量化投资兴衰历史的书,才发现这个故事原来还有更有趣的下文。

且先让我重新描述一下从其他书上看到的当时的时代背景。

那个时代的华尔街,是债券交易员最热火的时代。债券交易员怎么赚钱呢?通过买别人的债券或者卖债券给别人。

虽然看着是高端大气的金融交易,但其实本质上和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小贩没有区别。当时的规矩一般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债券交易员,另一个交易员会问你,某某债券什么价格。这时候,你得报一个买入价,同时报一个卖出价,这就有点像现在银行外汇牌价的展示方法。这时候,对方交易员才会告诉你他究竟是要买某个债券还是卖某个债券。如果你希望多赚,就要猜测对方的意图,比如猜测对方可能要买债券,那么就可以把卖出价报高一些,这样如果对方接受,就能多赚钱了。

当然,诸如买入浆糊债券后不动神色,把它当做好货色再忽悠给其他人,也是那个时代债券交易员必备的素质——所以那时候做债券交易员,情商很重要,气势也很重要——所以运动员、退伍军人是不少。

[box type=”warning” ]在那个时代,这些债券交易员是最赚钱的,而那些利用数学搞量化交易赚钱的宽客们才刚刚踏入华尔街,在金融圈地位还比较低下——怎么低下法?我想到了王自健相声中的一个比方——一群体育学院运动员中混了几个学围棋的,宽客当时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形象。[/box]

所以,在华尔街玩说谎者的游戏时,宽客们是被安排最后叫号码的,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

但是,宽客毕竟是未来能够主导华尔街的一批牛逼人,一个叫布朗的人很快想出了应对的绝招。《宽客》这本书中对此就有详细介绍,这里且摘引一下:

布朗对数字做了一番分析,找出了其中的关键点:一局说谎者的扑克牌游戏只有两种可能结果。其一,从头到尾都在叫同一个数字,直到最后摊牌(5个2、7个2、10个2,等等)。其二,有人会叫别的数字。布朗发现,这一情形(换数字)通常在第10个人附近发生。在第一种情况下,游戏基本上不会超过14轮(10人20美元钞票游戏)。而在第二种情况下,如果有人换叫数字并报出比较大的数目,那就意味着他手里的钞票中有多个他所报的数字,可能会达到3个或4个。于是,玩家手里钞票上那个数字的总个数就极有可能超过14。 知道了两种情形有何区别以及每次摊牌所面临的风险,布朗就破解了这个游戏。这远没有火箭科学复杂,但布朗相信已足以解决问题。 布朗在BBS上发布了自己的策略,还写了一个模拟器供宽客在家中电脑上试玩。他们注重的是速度,快速叫牌能使对手紧张。他们还意识到,如果自己手中钞票上某个数字不止1个,那么下重手就是最优选择,这一策略在以前可不多见。比如,你可以发动突然袭击,将8个6一下子叫到14个7。

宽客的必胜法,就是把“说谎者的游戏”的游戏,从一门比拼情商的游戏变成比拼智商考察概率论熟悉程度的游戏,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大获全胜:

在宽客们突然爆发之后不久,说谎者的扑克牌就在基德-皮博迪公司销声匿迹了。后来,布朗的策略传到了其他公司的宽客耳中,结果一年之内华尔街的交易室里就没人再玩这种游戏了——它命丧宽客之手。

事实上,在华尔街的金融市场,宽客们也是这么玩的。曾经高深的公司分析、债券交易,到了这些学数学的宽客手里,最终都变成了和语音识别、密码破译差不多的数学问题,大把大把的宽客还借此积累了数十亿美元的财富,一度成为了华尔街对冲基金的帝王。

当然,2007年的那场次贷危机,让他们中的许多灰头土脸,但是不可否认宽客中的王者掌舵大奖章基金的西蒙斯依然在那年依然大获全胜——可见量化不错,只是使用者技艺有高低而已。而宽客这本书,其实就是讲述这段历史的书。

当然,在我看来能够学到上面这段诀窍,掌握到以后骰子“吹牛皮”游戏的必胜法,也足以值回书价了。
[ads1]

沪ICP备1303485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