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LWjaSPeNL._SS500_

【荐书】为什么你炒股赚不到钱

这几天有两篇文章(小龙虾与彩票 和无糖可乐与股市抄底)涉及到行为金融学,未来估计还会有。

于是就有朋友对行为金融学感兴趣了,问有什么入门书值得推荐么?

51LWjaSPeNL._SS500_
虽然行为金融学算是经济学下有趣的分支,但是若真的读相关教科书,其实还是颇为无聊的事情,尤其是面对一大堆公式和曲线的话。所以,这里就推荐这本《为什么你炒股赚不到钱:行为金融的投资启示》,看标题就是轻松流的书。

的确,相比教科书一个个行为金融学知识点说下来,这本书则是从问题出发,从那些可能导致我们投资亏钱的问题上入手,比如[highlight]我们希望利润大于风险、我们有思想,有些思想荒诞不经、我们有情绪,有些情绪把我们引入歧途、我们希望参与游戏,取得胜利[/highlight]等,然后利用行为金融学的知识来分析。

当然,看完此书并不等于你就立刻能够赚到钱了,但是你至少能够更好的了解自己在投资上的性格障碍,并对症下药去寻找规避方案。

最后,本着知识共享的立场,这里将我用Kindle Paperwhite电子书阅读器
看此书做的摘录一同附上,诸位可以先看看摘录部分是否感兴趣,感兴趣的再下单购买也不迟。不得不说,用Kindle电子书来做标注笔记,实在是太方便了!

凯恩斯曾颇为刻薄地评论道:“对于某只股票的未来收益,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根本无法确定。”

索罗斯并不陌生,他有一句名言:“市场走势不一定反映市场的本质,而是反映投资人对市场的预期”。

是,“赢利”与“稳定”是无法合理并存的。我们可以投资股票,期待高收益和高风险并存;我们也可以投资债券,预期在承受较低风险的同时只获得较低收益。但是劳滕贝格希望自己的投资收益大于风险-这种被众心向往的收益风险组合只不过是海市蜃楼。

赢利“与”稳定“是无法合理并存的。我们可以投资股票,期待高收益和高风险并存;我们也可以投资债券,预期在承受较低风险的同时只获得较低收益。但是劳滕贝格希望自己的投资收益大于风险-这种被众心向往的收益风险组合只不过是海市蜃楼。

一项针对芬兰投资者的研究显示,专业人员投资股票时会专注于与自己专业领域相近的公司,好像自己掌握了这些公司的独家信息一样。但是,这些股票给他们带来亏损的可能性要大于盈利。

巴菲特说:“只有极少数人应该尝试成为积极(跑赢市场型)投资者,如果你不属于这类人,那就好好投资指数型基金吧。你可以投资任何低成本的指数型基金……

“大数法则”是科学领域的一条重要法则。它告诉我们,如果投掷硬币达到足够多的次数(比如600次),而不仅仅是较少的次数(比如6次),那么头像一面朝上的概率就会接近50%。理性投资者即便没有学习过统计学课程,也会深谙大数法则。然而,普通投资者会以直觉代替正式统计。他们认为对于一个随机序列,比如硬币投掷,不论投掷的次数是多还是少,头像朝上的概率都会接近50%。我们把这种观点称为“小数法则”,这是对盛极一时的“大数法则”进行的玩笑般的解读。

如果基金经理连续6年战胜指数型基金,他的能力就是毋庸置疑的。毕竟,连续6次投掷硬币,每次都是头像朝上的概率只有1/64。但是一旦我们了解到这位基金经理只是千里挑一,我们就会意识到,投掷者连续6次让头像朝上很可能是幸运所致,基金经理能够连续6年击败指数型基金也很有可能是运气使然。

加利福尼亚州橘郡(orange County)的出纳罗伯特·西特伦(Robert Citron)就用这种方式掌管本郡资金。“它们非常准确。”他说。试图采用占星图和其他不可靠的方式跑赢市场,最终为橘郡带来巨额亏损,西特伦因此被判一年监禁。

玩家输钱的时候,老虎机会三缄其口,但是一旦玩家赢了钱,钱币就会叮作响,如瀑布般汹涌而下。我们之所以夸大了获胜的可能性,因为相比失利时的静谧,获胜时的喧嚣在我们内心打下了更深的烙印。赌场夸大了易得性错误对我们造成的影响,

对赌博者的大脑进行扫描后发现,那些经历失之交臂的人,与奖励相关的大脑电路会被激活,这说明失之交臂可以增加多巴胺分泌。因此,对赌博的沉迷其实与沉溺于毒品颇为相似。

所谓确认错误,就是说我们会寻找对自己的直觉、信念、主张和假设加以佐证的证据,却往往会对反面证据视而不见。基金经理犯下的就是确认错误,他们对自己在某个季度跑赢大市的业绩赞不绝口,同时对自己在更长时间周期内落后市场的业绩不屑一顾,认为这不过是一种偏差。“

那些相信自己可以选出盈利股票的投资者,往往对亏损交易视而不见,他们记录盈利的交易,把盈利视为自己选股技能的证据,却不会把亏损视为反面证据。

我最近碰到的一位投资者更甚一步。他只对自己的股票止盈,从来不对它们止损。他把实现的盈利视为自己选股技巧的正面证据,却从来都不面对损失,因为根据他的计算方式,没有止损的损失压根不算损失。

所谓后见之明的错误,就是相信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注定的,就好像不确定性和偶然性已在这个世界不复存在一样。

也不例外。对于财务信息相同的人而言,相比相貌平平的申请人,漂亮英俊的申请人更容易获得贷款并取得较低的利息。此外,向漂亮英俊的借款人放贷其实是一笔糟糕的投资,因为他们还款的可能性远低于相貌平平的借款人。

以亏损价格出售股票的投资者,会以消极情绪看待这些股票,他们再次购买这只股票的可能性会下降。反之,以盈利价格出售股票的投资者,会以积极情绪对待这些股票,再次购买的可能性也会有所增加。

股票经纪人和证券交易所需要燃起人们的异想天开之情,因为异想天开的投资者会在交易频率上远远高于脚踏实地的交易者,从而让更多利润流入经纪人和交易所的腰包。

虽然愤怒会带来冒险行为和不期而至的挑衅,但它也并非一无是处。愤怒能够加快决策进程,并激励我们承担必要的风险。气球模拟风险任务(Balloon Analog Risk Task)利用计算机衡量风险意愿。人们点击计算机显示器上的打气筒,给气球充气。每次给气球充气,如果气球没有爆炸,账户中的资金就会增加。但是如果气球爆裂,就会输掉与这只气球关联的账户中的钱。这项任务的目标是在避免气球爆炸的同时获得尽可能多的钱。在气球游戏中,人们往往会过于谨小慎微,虽然避免了气球爆炸,但是得到的钱也寥寥无几。但是,愤怒的人会给气球充入更多空气,虽然承担了气球爆炸的风险,但是得到的奖金总额也会更多。

在恐惧状态下,我们的风险承受能力会相比平静时有所减弱。在一次试验中,试验者给学生发钱,让他们下周站在全班同学面前讲一个笑话。平淡无奇的笑话会令人尴尬,因此有些原本答应讲笑话的学生,在轮到自己挺身而出的时候会因恐惧而退缩。但是,受到惊吓的学生比没有受到惊吓的学生更有可能选择退缩。试验中,在决定是否讲笑话之前,一半学生先观看了斯坦利·库布里克的经典恐怖片《闪灵》中的惊恐片段。结果显示,这些学生选择放弃的比例更高。

利润是赢得市场游戏的功用回报,在认知偏差和情绪的误导下,我们以为这个目标轻而易举。与此同时,吸引我们投身这场游戏的还有表现回报和情绪回报。的确,为了表现回报和情绪回报,投身跑赢市场游戏并看到获胜的希望,我们宁愿放弃利润这个功用回报。

荷兰投资者对投资的表现回报和情绪回报的关注度远远超过了功用回报。他们会赞同这样的说法,”我之所以进行投资,是因为我喜欢分析问题,提出新的解决方案,并从中有所斩获“,以及”我之所以进行投资,是因为这是项不错的休闲活动“,而不太赞同这样的说法,即”我之所以进行投资,是因为我想在退休后获得保障“。那些认为投资妙趣横生的德国投资者,交易次数是其他投资者的两倍之多。1/4的美国投资者把购买股票当成一种习惯,或者对购买股票乐此不疲。

我们经常会以贴有不同标签的”心理账户“对现金分门别类,并相应采用不同的对待方式。心理账户与活期账户颇为相似,而心理账户中的资金也与活期账户相仿。心理账户帮助我们追踪自己的资金,并把它们分配到我们期待的地方。

我们可以拿任何钱买彩票,不论是工资、红利等收入,还是社保金、失业补偿金等转移支付。但是,相比用收入购买彩票,我们拿转让金购买彩票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在老人和低收入者的财产中,转移支付费用占据了很大的比重。而这两类人恰恰都对购买彩票劲头十足。

较大规模的调查也显示,人们倾向于在心理账户中对资金分门别类,而对这样做的成本视若无睹。以高达几倍的利率借用高利贷的人,他们的信用卡往往都有大量可用余额,而且利率会低很多,但是他们却没有很好地利用这个廉价的贷款途径。

功能性磁共振成像可以将大脑中展开的自律之战呈现在我们面前。一旦获得即时回报,与中脑多巴胺系统相关的边缘系统就会高亮显示。如果我们需要在小额即时奖励(如一个棉花糖)和大额延迟奖励(如两个棉花糖)中做出选择,前侧额叶皮层就会与后顶叶皮层同时亮起。在严以自律和屈从诱惑之间做出的选择,是由两个大脑系统之间的斗争决定的。如果前侧额叶皮层获胜,我们就会选择等待。

感恩节晚餐为我们提供了研究食物对自律造成影响的绝佳机会。因为传统的感恩节餐食中既有火鸡等富含色氨酸的食物,也有土豆泥等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色氨酸是合成血清素的氨基酸,而碳水化合物能够降低不能与之并存的氨基酸的浓度,进而提高色氨酸的相对浓度。在黑色星期五,也就是感恩节的第二天,当消费者在商店门前排队等待开门的时候,感恩节餐食的作用就非常明显。相比食用了比萨、油炸玉米粉饼、烤宽面条、意大利面、玉米煎饼、鲑鱼或面条的人,那些食用了传统感恩节餐食的人具有较低的冲动水平,这表现为他们在黑色星期五购买戴尔家用个人电脑的意愿较低。

经常有人建议我们不要在饥饿的时候购买食物。这是一个好建议,因为饥饿会降低血糖水平,进而削弱我们的自制力。血糖是我们大脑的燃料,它可以帮助我们更加容易地进行思考。由低血糖导致的自律水平下降不仅体现在对食物的选择中,还体现在对钱的选择上。相比喝过含有人工甜味剂成分的软饮料的人,那些之前喝过含糖软饮料的人更愿意等待延迟的大额回报,而拒绝即时小额回报的诱惑。

在一次试验中,人们要在两种感恩礼物中做出选择,或者是营养丰富的苹果,或者是可口诱人的巧克力糖。随后,他们要在两部电影中选出一部,一部是名字中含有愤怒字眼的,如《愤怒管理》,而另一部则是没有愤怒字眼的,如《超龄插班生》。相比选择了可口诱人的巧克力糖的人,那些选择了营养丰富的苹果的人更容易选择愤怒主题的电影。

比起动用资本,我们更乐意使用股息收入。投资者把收到的股息看做工资,常常全部花光。此外,股息收入高的投资者往往比股息收入低的投资者消费更多,哪怕他们的总体收入其实差不多。

分割资本基金分为”收入组“和”资本组“。若投资收入组的基金,可以拿到基金中各只股票的股息,此外在基金到期时,还能拿回一定比例的资本。若投资资本组的基金,则没有股息收入,但只要资本增值超过既定标准,投资者就能把增值部分收入囊中。分割资本使持有收入组基金的投资者能得到更多的股息收入,但它们无法享有资本增值带来的收益,因此高额的股息其实是侵蚀了资本收益。

在英国,彩票债券被称为有奖债券,有1/4的英国人都持有有奖债券,其流行程度可见一斑。有奖债券的面额最小小到区区1英镑,这使得再穷的人也能购买。该债券承诺会归还本金,因此无须担心投资后陷入贫穷;有奖债券每月会进行一次抽奖,奖金数目从50英镑到100万英镑不等,这无疑给投资者带来了发财的希望。

一项调查反映,男性比女性更向往财富,而女性比男性更害怕陷入贫穷。平均来说,在上文提到的抛硬币的假设中,男性为了博得财富的增长,愿意冒的风险比女性更大。这一调查覆盖了23个国家,包括中国、德国、印度、意大利、土耳其等,任何一个国家的调查结果都是如此。同时,年轻人比年长者更渴望财富。进一步的调查揭示出,一个人是否过度自信、是否渴望将收益最大化、是否容易后悔、是否信赖他人,这些因素都影响着他对风险的承受能力。

从先天的角度来看,5-HTTLPR和DRD4这两种基因的变体影响着我们的风险承受能力。这两种基因的作用是调节多巴胺和神经传递物质5-羟色胺的分泌,能够引发人的情绪性行为和焦虑感,使人对某种事物上瘾。一个人能承担多大的风险,基因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是20%–这一数字是通过对同卵双胞胎和异卵双胞胎的对比得出的。此外,一个人会不会成为病理性赌徒,基因的决定作用占到35%~54%。

投资者不愿意兑现亏损,因为他们仍希望有机会扳回损失。”’平衡亏损癖’简直是投资组合的头号危害……一旦选择承担亏损,投资者便再也无法用’这只是账面亏损,亲爱的,会涨回来的’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的另一半了。“

1977年,在众多共同基金公司的努力游说之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同意货币市场基金通过一定会计程序,将每股的价格固定在1美元(哪怕实际价值有涨有跌)。货币市场基金经理都会向投资者保证,基金绝不会跌破净值,这样看来,似乎货币市场基金也终于称得上是心理无亏损投资了。

对于中国工厂里的工人,如果告诉他们卖力工作可以获得奖励,的确能起到一定激励作用,但如果告诉他们卖力工作可以抵消扣工资等损失,起到的激励作用会更大。

有一项实验是这样的:实验的第一阶段,大家都要参与赌博,赢的人可以拿到真正的钱,自然有的人赢得多有的人赢得少,参与者之间出现了差距。每个人可以在电脑屏幕上看到自己赢了多少钱,以及其他人有多少钱,但是并不知道其他参与者到底谁是谁。实验的第二阶段,每位参与者可以选择匿名”烧毁“某个人赢得的财富,但”烧毁“行为也会导致自己的财富减少。尽管损人的同时会伤及自己,还是有将近2/3的人选择烧毁他人所得,因为觉得他人完全是靠运气,根本不配得到那么多钱。

社会责任投资者拒绝投资烟草、酒水、博彩产业,并因此收获面子上和情绪上的满足感,与此同时,也有投资者选择入股那些企业,获得丰厚的收益。邪恶基金(Vice Fund)就通过投资军事、烟草、酒水、博彩方面的企业赚取了高额的回报。

社会责任基金中,增长主要来自在员工福利、社区关系等社会责任方面做得出色的企业,而不是在社会责任方面表现平平的企业。这表明,投资在员工福利和社区关系方面做得出色的企业,不仅能带来面子上、情绪上的好处,还能带来高额的福利收益。在普通共同基金中,带来高增长的往往是那些被社会责任投资挡在门外的股票。这些股票往往涉及烟草、酒水、博彩、枪械、军事、核能。社会责任投资者在投资中避开了此类股票,牺牲了福利收益,换来了面子上和情绪上的满足感。

在美国,保守派对投资黄金有特殊的偏爱,他们想的是,一旦自由派掀起混乱引发通货膨胀,黄金是可以保值、不受影响的。保守派喜欢艾伦·格林斯潘在1960年还未当上美联储主席时写的一段话:“制造通货膨胀无异于将社会财富充公,粉碎这一阴谋的唯一方法就是实行金本位制度……福利国家的支持者之所以费尽口舌地反对黄金,为的就是掩盖这一阴谋。”

  1. 这就是和股票谈恋爱啊:以亏损价格出售股票的投资者,会以消极情绪看待这些股票,他们再次购买这只股票的可能性会下降。反之,以盈利价格出售股票的投资者,会以积极情绪对待这些股票,再次购买的可能性也会有所增加。

沪ICP备13034850号-1